/邪教曝光

邪教血泪三十载,九曲革新正过来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7-11
打印

这是一部辛酸的血泪史,是一个邪教戕害人寰史,是一曲不想再触及的泪奔史……

话要讲到三十年前,下涯镇江州村40来岁的夏吾琴,自从丈夫因患癌症死后,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了波折,老是头痛。一个周末的早上,她捂着晕了好几天的脑袋,坐在自家门前无精打采地吃早饭。邻居王某走上前来,

“怎么了,捂着脑袋?”

“不知道,好几天了,吃了药也不见好,可能见鬼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犯到了,家里点香求佛也没见效。”

“这样吧,各路神仙各显灵,我带你去拜一个神仙吧,很灵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夏吾琴早饭也吃完了,两个人不经意来到了马路边,踏上了开往牛耳村的公交车,夏吾琴在王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户人家里,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王某把夏吾琴安顿坐下,进了侧房。一会儿,在王某的陪伴下,一名50多岁的老妇来接待夏吾琴。老妇很客气,与夏吾琴问长叙短询问病情,问过之后,向门口方向作揖一回,自已眉间和胸口点了一下,讲了几句感激“主子”的话后,回到侧房拿了几颗药丸子,倒了一杯开水,叫夏吾琴服下。

接下业,就是几名与夏吾琴年龄相仿的妇女,陪夏吾琴聊天,聊家常、聊神灵、聊身体、聊喜好……。吃饭时间到了,夏吾琴的头痛也好了。

这一来一回,夏吾琴与邻居王某也就成了经常走动的好邻居,变成了好朋友。

“明天礼拜六,我们搞聚会,你可去参加?”

“下个月第一个礼拜六,我们传福音,我们一起去参加。”

“我们去做祷告……”

“我们去听神的最新发表……”

……

夏吾琴对这些活动一点都没有反感,只是感觉年纪偏大,接受不了,要了一些光盘回来,为此,家里特意配了一个影碟机,有事没事就一遍一遍轮回播放,自看自学,很是投入。

也许是学习过于投入,夏吾琴帮家里忙家务的时间越来越少,与她一起生活的父母亲对她的举止也越来越难以接受,最让70岁老母亲难以接受的是夏吾琴竟把堂前的毛主席画像和她所信奉的观音世祖撕下,换上了“身背十字架的基督耶稣”。再接下来的日子里,中国传统祭祖的节日,女儿夏吾琴也无动于衷,春联的内容也与众不同……。人的性格也完全换了个人,本来孝敬父母、疼爱孩子的她,对70岁的父母漫不经心,动辄谩骂有加。对两个女儿女婿带着外孙的来往探望也是敷衍应对。

心细的女儿总感觉老妈不太好沟通,老妈一辈子熟悉的面孔变得怪怪的,让人难以琢磨。看着堂前“耶稣”的画像,女儿也没感觉有什么太不对劲呀,信耶稣也是一种信仰,应该不是把妈妈变得太过于异常主要原因。难道母亲的身体出了问题,难道老妈“更年期”来临……,两个女儿作了好多猜测。姐妹俩一合计,想带妈妈去医院看看。妈妈夏吾琴:“我身体好得很,不用看医生,我有这个,你过来。”边说边带女儿来到房间,打开影碟机。“孩子,这个多看看,很好的,能治病能宽心。”两女儿陪妈妈看了一会,听听调子还是熟悉又好听的经典老歌,类似于《编花篮》之类歌曲,只是歌词改成“感谢主啊什么的”,也没听出所以然。最后临走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你与外婆本来一直都是信佛的,不是挺好的,干嘛又要信耶稣呢,搞得与外婆不和!”无可奈何地走了。

大女儿回家后,在一次与朋友聊天中,听到邪教在家乡也有传播的传闻,心里冷不丁地颤动了一下,与妹妹打了电话,约了时间又来到娘家。“妈,你上次碟片里放的歌,我感觉是蛮好听的。”“我都讲,是唱得不错吧,你要听,你就听一下呗。”说着,从箱底小心翼翼地又掏出两个碟片,碟片没有贴标签。姐姐陪妈妈聊家常干家务,妹妹若无其事地看碟片,有时候也用手机拍几个镜头。看了一阵子后,用手机上网把碟片中播放到的关键词语查了一下,妹妹身子骨“嗖”的一下,冒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嘀咕着“不可能,不可能。”表情都有点失常,在一旁的姐姐感觉出一点不对劲。“小妹,还蛮好听的吧,不要老听了,我们一起来帮妈妈搞卫生。”影碟机关了后,姐妹俩帮家里搞起了卫生,凑到一块。“姐,你猜得也许是对的,再怎么办?”“不要多说,我们商量好之后再说。”原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姐妹俩,这次却迈不出回家的门。“怎么你姐妹俩今天不回家了,我床都没铺呢!”妈妈夏吾琴在下“逐客令”。姐妹俩相视无语。“哦哦哦,时间怎么这么快呀。妈,我与妹妹简单地帮你忙下晚饭,吃了再走。”姐妹俩在厨房神不守舍地忙了起来,本来总是爱唠唠的姐妹俩却缄默了。晚饭还是依旧缄默,天黑了,姐妹俩走了。

离开家门口,一个弯拐过后,妹妹终于耐不住了。“姐,如果…如果是真的,再怎么办呢?”姐姐一脚踩下了车子的脚刹,整个身子往车座靠背一仰,好久没说出一句话。“通过近期对妈妈的举止的观察和今天看的碟片,判断妈妈应是误入邪教,现在我们考虑是不是要与妈妈摊牌,直接告诉她这是邪教,叫她不要去信。”“这样可行吗,万一行不通,我们马上就成了妈妈的对立面了。”姐姐几乎是在自语着。妹妹接过话,“我们姐妹俩一起与她直讲,凭着母女情应该讲得通。”“今天我们先回家,下次再说吧。”姐姐边讲边振作一下精神启动了车子。

两周后,刚好五一节到了,姐妹俩带着全家都来到妈妈夏吾琴家里,还是像往常一样,帮妈妈家里从前忙到后,从里忙到外,最后,满汉全席吃中饭。饭后,除了闲不住的小外孙外,大伙又空了下来。“小妹,你不是喜欢听碟片上的歌吗,你带你老公和姐姐、姐夫听歌吧。”夏吾琴来劲地说着。“妈,我回去查了,你这个教是不好的。”

“你小丫头,胡说,不能这么说的,会天打雷劈的。”

“我讲的是真的,我从网上查过了,这是政府反对的不好的教。”

“你要看就看,不看少跟我讲这些,你走,回你自己的家去。”

姐在一旁顿时感觉不对,“小妹,你讲什么讲。”“妈,小妹讲的过了些,我们的意思是我们中国人信自已的教,不要去相信外国人的教。”

“好了,好了,你两姐妹这段时间来得这么勤,我就知道不是好事,你们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话再也讲不下去了,还没轮上两个女婿搭上半句话,丈母娘夏吾琴已起身赶客了,两个女儿女婿就这样被夏吾琴赶出了家门。之后,两个女儿只是满足于礼节,逢年过节来一下,与妈妈讲不了多少话语,停留片刻,最多吃一餐饭也就走了。其间,大女儿几次徘徊到村委会门口,想把妈妈信邪教的事说一说,以寻求村干部帮忙劝阻,但都没下定决心迈进。

图片1

这一晃,数年过去了,与夏吾琴一起生活的爸爸妈妈年纪也越来越老了,因为信仰不同,夏吾琴与妈妈的关系也极端恶化,爸爸夹在中间,也是难以做人。夏吾琴有时出门传福音,不告而别,一走就是个把礼拜。回来后,给两老也没有好脸色。爸爸老夏因为长年饮食无常,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营养不良,成天到晚头昏脑胀,手抖抖地拿着一本存折,递给夏吾琴,“闺女,你给我从存折上取点钱,带我去医院看下好吗?”夏吾琴一把拿走了存折,“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明天我给你做个祷告就好了。”“再说,年纪大了,不要到处跑,在家里跟着影碟机,唱唱神曲,身体也会好起来的。”80余岁的老夏无语,呆在家里,身体越来越差,可女儿就是一味地叫他在家多看碟片,多听听经文……

每当夏吾琴外出做礼拜的时候,老夏才拖着病重的身躯,到门口走走,邻居们记得他最哀伤的一句话就是问邻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死?”

图片2

老党员网格长傅某再也看不下去了,找来了村书记一起上门做夏吾琴的工作,要求她带老爸去医院看看,没想到的是,却被夏吾琴直接从家里轰出来。

过了几周后,夏吾琴家里传出了一片祷告声和追思曲,老夏升天了……。在给老夏办理丧事的风俗上,80多岁夏妈再次与女儿夏吾琴起了争执,痛失丈夫的夏妈为此昏倒了好几次。

丧事过后,夏妈想起了老头子的存折,向女儿夏吾琴追讨,夏吾琴根本置之不理,为此事经常争吵,有时吵的不可开交时,夏吾琴冷不丁地来一句:“我们全人类都是主的,钱算什么呀!”母女之间感情基本降到了零点。夏吾琴有时一气之下,就索性出去传福音,数周才回家一趟。80多岁的夏妈只是一个人生活在家里,两个外孙女偶尔来看看,起初,放心不下,想接外婆出去住,外婆始终不肯。只得经常来看看,带点生活用品蔬菜水果之类的。

就在那年冬天的一个日子里,邻居发现夏吾琴家好几天都没开门,在窗户外叫夏妈,家里一直没人理。网格长傅某感觉不对劲,拨通了夏妈外孙女的电话。两个外孙女赶到,依旧叫不开门。只得破门而入,寻找外婆的下落,最后在家里的厕所里找到了外婆,半躬着身趴在地上,身子骨已经僵硬,没有生命体征。两外孙女一阵嚎哭之后,心细的姐姐发现,原先外婆手上戴的金戒指没有了,两只金耳环一只在耳朵上,一只握在手心里。在邻居们七手八脚地忙乎下,两姐妹静下心来,心里一直在猜,“外婆一个人在家,家门是里面锁死的,外婆的戒指呢,难道…难道是吞下肚子……”

图片3

两女儿多方联系夏吾琴,一直联系不上,外婆的尸体放在水晶棺里整整放了十天,还是不见夏吾琴回来。最后,在众亲友的帮助下,两个外孙女把外婆的尸体火化安葬了。

2017年夏季,浙江省开展联网反邪雷霆行动,在桐庐一处窝点,查处多名全能神邪教分子,江州村夏吾琴也在其中。建德市反邪教办公室协同下涯镇综治办将夏吾琴接回,安排在建德市反邪教教育转化中心,开展教育转化工作。这时,两位多年没见到母亲的女儿,也早忘记当年母亲的辱骂与隔阂,赶到教育转化中心,要求见夏吾琴。反邪教教育中心对其两个女儿进行一定的谈话和引导,要求帮助做好其妈妈的思想转化工作。

两女儿一见到母亲,就放声大哭,一左一右抱着夏吾琴,可夏吾琴却神情如故。“哭个屁,我死也不关你们什么事呀!”夏吾琴表情相当冷漠。两女儿还是一边哭一边劝,半天,没有丝毫反应。两个女儿只有悻悻地走了。

第二天,两个女儿女婿都来了,最后还是悻悻地走了。

第三天,还是悻悻地走了。

……

周六,两个女儿带着孩子,全家都到了。“妈妈”、“外婆”……两家子全跪下了。“不要跪了、拜了,你们把孩子带回吧。”在这一句话中,让两个女儿与在场的工作人员感觉到隆冬里的一丝暖意。她的心目中,还是有两个外孙存在的,冷酷中还有一丝人性。

在教育转化的日子里,工作人员一边请牧师帮助做好教育转化工作,一边也多方打探夏吾琴的至亲好友,寻求亲情突破。终于从其女儿那里打听到,夏吾琴的一个发小表弟,与夏吾琴关系比较好。经过多方联系,夏吾琴表弟愿意前来帮助做其表姐的思想转化工作。

转眼,在反邪教教育转化中心已经半个月过去了。夏吾琴的转化工作起色还是不大,她的表弟能行吗?在电话里,其表弟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在约好的日子里,表弟带着两个也是表亲来了。夏吾琴见到表弟,眼睛亮了一下,但表情还是如故。“你来干嘛,这么听政府的话,来帮助劝我!”“我是听说你在这里,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吗?”氛围缓和了下来。表弟示意工作人员走开,工作人员相继走开,留下她四表姐弟。

最后仨表弟走了,对工作人员摇了摇头,“今天,我们与她拉了一些家常,聊得还是挺好的。但思想转化暂时还是不行,过几天我们再来做做她的工作。”

工作人员听后,及时进行分析,从夏吾琴关心外孙到与表弟们愿意聊家常,说明夏吾琴还没完全丧失人性。思想工作及时跟上,加上牧师配合应该能行。转化中心重新选定教育小组成员,让其观看一些邪教残害生灵,怎样弄虚作假骗取信徒的视频,同时及时进行说理教育,牧师跟进配合。在多方强攻下,陪护的工作人员看到夏吾琴当天晚上在床上老是辗转反侧,很迟才入睡。工作人员分析,时机已到,应快马加鞭,思想工作再接再厉,争取一举成功。

次日,再次约了夏吾琴的表弟和女儿前来,两个女儿在工作室外面,两名工作人员陪同其表弟与夏吾琴相见。表弟在事先得知工作人员反馈的情况后,谈话方式变了。“在这里晚上睡得好吗?”来开场白。“哎,昨天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与你们谈谈,老是想着死去的爸爸和妈妈,老妈死的时候,我出门在外都不知道,最后一眼都没见着。”说时,夏吾琴眼眶有点湿,声音略有点梗。“老姐,你就放弃吧,出来后,我们也可以经常见见面。”


图片4

工作人员乘势而上,递上早已准备好的悔过书,两个女儿在门口早就耐不住了,推门进来,一齐跪下,“妈妈,你就签下去吧,签了我们一起好回家。”

夏吾琴含着泪,轻轻地拿起笔,愣了片刻,狠狠地在悔过书上画上自己的名字,垂下脑袋松下了笔。


编后:

该故事情节系真人真事改编。夏吾琴从信仰邪教全能神后,人性冷酷,越信越深。女儿发现劝阻后,开始与女儿反目成仇;老爸生病,阻碍就医,爸爸最后死于病榻;与自已的妈妈因信仰不同,亲情关系形同陌路,母亲最后连一个金戒指都不想留给亲生女儿,吞下致死;邻里关系也是隔阂深重,老死不相往来。一幕幕都是残冷的场景,一件件都是残痛的教训。这是全能神对人性的痛杀、是对亲情的溟灭,劣迹斑斑,惨无人道。

所幸,在政府开展联网反邪行动中,浮出水面,得到政府及时的帮助,寻得亲人的感化,在真理与缪论一线之间,将三十年教龄的夏吾琴,拉回到人性的彼岸,思想得到了转化,挽救了一个家庭。同时,对当地邪教分子猖狂活动,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压,还社会一方的平安。

撰       稿:浙江省建德市下下涯司法所 陈晓明

漫       画:杭州市源清中学                吴佳峄

素材提供:下涯镇反邪教办公室            陈美仙

               江州村网格员                    傅江湾

               江州村夏吾琴女儿               夏  燕

                        浙江省反邪教协会报送

编辑:暄暄



分享到: